參考消息網10月27日報道 外媒稱,中國官方媒體10月27日報道,中國禁止在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中設立私人會所。
  據路透社10月27日報道,“在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中設立私人會所,侵占群眾利益,助長不正之風,社會各方面對此反映強烈。”新華社援引中共文件稱。
  報道稱,高檔餐飲、休閑、健身、美容、娛樂、住宿、接待等場所也不得在歷史建築或公園等公共資源內設立。
  “對工作失職、徇私舞弊的,依紀依法追究直接責任人和有關領導責任……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實行信息公開,接受社會、公眾和新聞媒體監督。”
  
  【延伸閱讀】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住房城鄉建設部等部門《關於嚴禁在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中設立私人會所的暫行規定》
  新華網北京10月27日電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轉發了住房城鄉建設部、文化部、公安部、民政部、商務部、稅務總局、工商總局、國家旅游局、國家宗教局、國家文物局《關於嚴禁在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中設立私人會所的暫行規定》,併發出通知,要求各地區各部門遵照執行。
  《關於嚴禁在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中設立私人會所的暫行規定》全文如下。
  關於嚴禁在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中設立私人會所的暫行規定
  第一條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具有社會公益屬性。在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中設立私人會所,侵占群眾利益,助長不正之風,社會各方面對此反映強烈。為做好對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中私人會所的清理整治工作,根據國家有關法律法規和中央有關規定,制定本規定。
  第二條本規定所稱歷史建築,是指各級各類國有文物保護單位以及烈士紀念設施保護單位、宗教活動場所中具有特殊歷史文化價值的建(構)築物。
  本規定所稱公園,是指政府投資建設和管理,具有相應設施和管理機構的公共綠地;向公眾開放,用於開展游覽觀賞、休憩健身、文化娛樂、科學普及等活動的公共場所。
  本規定所稱私人會所,是指改變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屬性設立的高檔餐飲、休閑、健身、美容、娛樂、住宿、接待等場所,包括實行會員制的場所、只對少數人開放的場所、違規出租經營的場所。
  第三條 嚴禁在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中以自建、租賃、承包、轉讓、出借、抵押、買斷、合資、合作等形式設立私人會所。
  第四條 對在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中已經設立的私人會所依法依規整治,區分情況處置:
  (一)沒有合法手續或者手續不健全的予以關停;
  (二)有合法手續但有違規違法行為的予以停業整頓,情節嚴重的吊銷資質;
  (三)有合法手續但經營對象、範圍、形式等違反相關規定的予以轉型或者停業整頓;
  (四)出租給單位或者個人作為非經營用途的,由所在地人民政府協調產權單位提出解決辦法,租賃合同到期後收回。
  第五條堅持誰主管、誰負責原則。住房城鄉建設(園林)、文化、公安、民政、商務、稅務、工商、旅游、宗教、文物等部門,應當按照各自職能,認真履行職責,對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中涉及的項目立項、規劃建設、消防審批、經營許可、工商登記、稅務登記等事項嚴格審核把關,屬於私人會所性質的不予辦理。
  完善監督管理制度,加強監督檢查,發現問題限期整改。對工作失職、徇私舞弊的,依紀依法追究直接責任人和有關領導責任。
  第六條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實行信息公開,接受社會、公眾和新聞媒體監督。有關職能部門應當暢通監督渠道,認真受理舉報,對違規違法行為,一經發現,嚴肅查處。
  第七條地方各級黨委和政府應當切實加強領導,健全管理體制和工作機制,明確職能職責,搞好統籌協調,研究解決問題,制定政策措施,堅決防止和糾正侵占歷史建築、公園等公共資源的問題。
  第八條 本規定自2014年11月1日起施行。
  (2014-10-27 18:26:06)
  
  【延伸閱讀】金中都太液池豈能被私人會所蠶食
  作為北京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的金中都太液池,具有不可再生性。建私人會所對原有歷史風貌的破壞,幾乎是不可逆的。而向公眾開放,只怕也成了泡影。
  據媒體報道。荒廢近20年的北京市“青年湖公園”有了進一步消息。一家地產公司購得其開發權——這座千年皇宮遺址將由“爛尾樓”變身為“會所式高端商務辦公區”。“青年湖公園”是京城唯一一片金代皇宮遺存物,北京西城區政府曾擬斥資回購,開闢為“魚藻池公園”,但未果。這個名為“金中都項目”的房地產項目即將開工。
  金中都太液池又名魚藻池、“青年湖”,因金代皇帝完顏亮是在遼代陪都“南京城”的基礎上擴建金中都,其歷史還要上溯,迄今已逾千年,是北京市現存的唯一一片金代皇宮遺址,也是北京市最早的皇家園林遺址,在1984年即被掛牌“北京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新開發商明確表示“會以高度的社會責任感,處理好城市改造開發和文化遺產保護的關係”。但商家總是逐利的,一是,“金中都項目”效果圖顯示,將新建會所大大小小15座,比之前的爛尾樓還多出4座;二是,非但看不到水面面積增加,地產項目卻是遍佈魚藻池西岸邊、東岸和湖心島,幾乎覆蓋全域有違文物修繕的“最少干預”原則;三則,總建築面積增加了近2萬平方米,與“減少園內住戶”的文保專家建議,也是完全背道而馳;四則,當爛尾樓變身“會所式高端商務辦公區”,無異於貼上了“私人專屬”的標簽,普通市民恐怕連湖心島都登不上去,所謂“向公眾開放”,只恐將成泡影。
  其實,《文物保護法》第17、18、19、20條早就規定:“文物保護單位的保護範圍內不得進行其他建設工程或者爆破、鑽探、挖掘等作業”;“在文物保護單位(周圍)的建設控制地帶內進行建設工程,不得破壞文物保護單位的歷史風貌”;“在文物保護單位的保護範圍和建設控制地帶內,不得建設污染文物保護單位及其環境的設施,不得進行可能影響文物保護單位安全及其環境的活動”;“建設工程選址,應當盡可能避開不可移動文物”。金中都太液池被一毀再毀、毀無再毀的遭遇,只能叫人無奈地慨嘆法條之“豐滿”,現實之“骨感”。
  作為不可移動千年文物及北京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的金中都太液池,具有不可再生性。私人會所的步步蠶食,對原有歷史風貌的破壞,幾乎是不可逆的。金中都太液池將在私人會所的步步蠶食中“化公為私”,地產商倒是可望藉由金代皇宮遺址的金字招牌,招財進寶,大賺其利。不得不說,這不僅是對文物的毀滅,也是對公共利益的攫奪。
  □於立生(媒體人)
  (2014-09-17 08:46:43)
  
  【延伸閱讀】四川成都依法拆除26家公園綠地內違建“私人會所”
  新華網成都7月30日電(記者李倩薇)記者從成都市紀委獲悉,截至7月30日,該市已對涉及占用城市公共資源的26家“歪風會所”違法建設全部拆除,拆除面積達13119.9平方米,同時對另外37家會所進行了關停、業態調整等處理。
  去年底,成都市啟動“會所中的歪風”專項整治工作,對中心城區主要城市公園、公共綠地及文博用地內的違法建設、違規經營開展集中清理,共清查違法建設(違法擴建)26家,中高檔餐飲(會所)37家。
  在集中清理的基礎上,成都市進行了分類整治:對違法占用公共資源建設的餐飲(會所)堅決拆除;對改變規劃用途、占用公共資源的建築歸還本來的規劃功能;對在歷史建築、公園中符合規劃的服務點位調整業態。
  記者從成都規劃局執法監督局瞭解到,對26家會所違法建設及違法擴建的拆除工作,從今年3月開始,其中面積最大的一家會所違建達2035平方米。部分會所為自行拆除,部分為規劃局會同所在區政府實施拆除,已在7月底前全部拆完,拆除後將恢復景觀、還綠於民。
  對涉及的37家中高檔餐飲(會所),已關閉6家餐飲酒樓和1個高爾夫練習場,完成業態調整27家,3家完成內部功能改造,現作為學術研究、文化交流和辦公場所。
  記者在成都金沙博物館看到,原來的高檔會所已調整為金沙游客服務中心,原來的會所包間已改造為“閱覽室”、“國學講堂”、“藝術畫廊”等,免費對市民開放,豐富了群眾文化生活。
  (2014-07-30 20:11:10)
  
  【延伸閱讀】石家莊水源地私人會所別墅成群 緊鄰紅色聖地(圖)圖為位於平山縣李家莊村的三座別墅。 艾廣德 攝圖為位於平山縣紅土山村附近的私人會所。 王天譯 攝圖為平山縣馬舍口村附近的一處在建建築。 王天譯 攝
  中新網石家莊7月30日電(艾廣德 王天譯)近期,不斷有群眾向中新網記者反映稱,河北省會石家莊市的飲用水源地崗南水庫周邊建了很多私人會所和別墅,且位於水源地一級保護區內,嚴重威脅到庫區的水質。崗南水庫被稱作石家莊幾百萬市民的“水缸”,在全國各地大力整治“會所中的歪風”情況下,到底什麼人在侵占水源地建造會所和別墅?到底什麼人去消費和居住?連日來,中新網記者做了初步調查和採訪。
  私人別墅依山傍水 村民稱狗糧賽人糧
  崗南水庫位於河北省平山縣境內,緊鄰紅色聖地西柏坡。新中國成立前,中共中央曾駐扎西柏坡,指揮了決定中國命運的三大戰役,召開了具有歷史意義的七屆二中全會和全國土地會議。1949年3月,中共中央、中央軍委和解放軍總部遷入北平,毛澤東在此提出“兩個務必”和“進京趕考”。如今,西柏坡是國家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多個中央部委的舊址便位於崗南水庫周邊的村落中。
  中共中央統戰部舊址坐落在崗南鎮李家莊村,該村村西緊鄰崗南水庫。在舊址南面十幾米遠的斜坡上,三座別墅顯得很扎眼。記者近距離觀察,發現三座別墅雖然建築風格迥異,卻處在一個院落內,每座別墅都有三四層高,最上面一層是露臺,站在露臺上,崗南水庫的蒼茫山水可盡收眼底。別墅西側植被蒼鬱,出院牆向下步行只需幾十米便可踏入水中,風景絕佳。
  李家莊一位谷姓村民告訴記者,幾年前,河北省物資局的“幾個大領導”來到李家莊,以三四千元每畝地的價格,買下了該村臨近水庫的好幾畝地,修建了三座別墅。隨後幾年中,陸續有人來到李家莊考察購地,隨著來人的增多,村裡的地價開始一路上漲。
  “這些人大部分都是一些單位的‘大官’。村子就這麼大,哪個單位的哪位領導,以哪個村民的名義在哪兒買了地,大家都知道。”谷先生稱。
  記者隨後來到三座別墅的院落門口,透過緊閉的鐵柵欄可以看到,裡面怪石堆砌,環境優雅,尚未細看,兩頭凶猛的大狗撲來,隔著柵欄狂吠不已。附近村民告訴記者,這三座別墅在夏季幾乎每個周末都有人過來居住,平時則雇著本村村民負責看守打掃,其他村民根本不敢接近。
  “院子里養著三條狼狗,每天吃鴨架子吃狗糧。聽看門的人說,這些狗一年就吃掉兩三萬塊錢,比我們一個家庭的年收入還高。”另一位村民告訴記者。
  採訪中,一位村民告訴記者,別墅的主人之一劉玉民(音)是河北省物資局的主要領導,“關係很硬”,石家莊金圓大廈就是其下屬單位。公開資料顯示,金圓大廈隸屬於河北物流產業集團,該集團於2004年7月經省政府批准成立,其前身是1993年由河北省物資局及其所屬13家企業整體改製而成的河北物產集團,集團董事長為劉玉民。
  7月28日,記者來到位於石家莊金圓大廈附近的河北物流產業集團,試圖就李家莊村別墅一事進行求證。集團辦公室秘書丹建廣稱對此事不知情,但向記者證實,物流集團屬河北省國資委下屬企業,劉玉民為副廳級國企高管。在聯繫辦公室主任未果的情況下,丹建廣留下了記者電話,表示會在當日下午與記者聯繫。截至發稿前,記者仍未接到丹建廣及物流集團電話,多次撥打其留下的辦公電話均無人接聽。
  私人會所充斥水庫沿岸 均位於一級保護區
  平山縣崗南鎮紅土山村也是一個位於水庫邊的村莊。距紅土山村不過三公里,有一個依山傍水、風景優美的山坡,路旁豎立“私人會所禁止入內”的警示牌。與警示牌相距不遠,是一個由6根石柱組成的會所入口,景觀石上刻著“紅崗灣”字樣。
  記者驅車入內,發現裡面不僅修建著房屋、景觀亭,還養殖著家畜、種植了數十棵果樹,站在坡頂,附近山水景觀一覽無餘。見到記者開車入內,會所內很快走出一個人,將記者一行驅逐出來。
  在西馬舍口村北約幾百米處的山坡上,一座二層別墅正在施工。施工人員告訴記者,該別墅的主人姓齊,整個別墅建築面積約500平方米,一層是歌廳、餐廳、會議室,二層則是棋牌室和四個套房。別墅兩側,還分別建有兩個套間平房,站在別墅二層的房間里,與西柏坡遙遙相應的水庫風光盡收眼底。一位施工人員稱,施工過程中有關部門曾來阻止過施工,但最後不了了之。
  記者在施工現場看到,會所位置距水面直線距離不過二三十米。為了打通通往會所的道路,會所後面的山體已經被開挖得岩石裸露,植被遭到嚴重毀壞。“你只要動工,國土部門就能在衛星定位上看到,誰敢隨意施工?這都是打著荒山開發的農業項目做的,上面沒人不行。”一位施工者告訴記者。
  記者調查發現,除上述地點外,在崗南水庫沿岸的小米峪村、講里村、東馬舍口村、馬峪村等多個村莊的水庫沿岸,均建有私人會所和個人別墅,有些別墅已經建成了多年,有些別墅仍在施工當中。
  一面由石家莊市政府於2013年豎立在水庫旁邊的“水源地一級保護區”警示標誌顯示,上述地段均位於水源地一級保護區內。
  “水缸”旁“蒼蠅”如何處置 職能部門暫無說法
  2013年12月22日,中央紀委與中央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聯合下發《通知》,要求嚴肅整治“會所中的歪風”。今年5月,中央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辦公室又發出通知,要求繼續把整治“會所中的歪風”作為教育實踐活動反“四風”重要內容,進一步明確整治範圍和紀律要求,堅決剎住“會所中的歪風”。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領導小組組長劉雲山在部分省區市教育實踐活動工作座談會上指出,對會所中的歪風、奢華浪費建設等要專項整頓、嚴肅查處。
  另據公開報道,2009年,石家莊市為防治崗南、黃壁莊水庫飲用水水源污染,修訂了《石家莊市崗南黃壁莊水庫飲用水水源污染防治條例》。該條例第十二條規定:一級保護區為非建設區和非旅游區,區域內禁止新建、改建、擴建水利、保護水源或供水工程以外的工程項目;二級保護區內不得新建、改建、擴建排放污染物的建設項目;已建成的排放污染物的建設項目,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責令拆除或者關閉。
  在全國各地大力整治“會所中的歪風”情況下,一個省會城市幾百萬市民的大“水缸”旁出現大量的私人會所和別墅,它們都是誰建造的,怎麼建造的,用來做什麼?有關部門為什麼管不住呢?
  在位於平山縣崗南鎮的河北省崗南水庫管理局,該局水政處處長李文武告訴記者,他們的主要任務是負責崗南水庫大壩的工程安全。李文武稱,據他日常巡查瞭解,在水源地一級保護區內建造的私人別墅,大概有10處之多,“對於這些違建別墅,按照屬地管理,應由當地政府負責,執法主體是平山縣環境保護部門。作為管理部門,我們發現時只能是讓其停工,然後找縣級部門進行協調。”李文武稱,目前崗南水庫的水質為二級。
  7月28日,記者來到河北省水利廳。該廳辦公室主任李高奎告訴記者,針對崗南水庫周邊私建會所別墅的現象,作為水庫的上級主管部門,水利廳既沒有審批權也沒有執法權,“我們只是負責水庫大壩的安全以及水源調度事宜,至於水庫周邊的私人施工以及影響到水庫水質的行為,應當是當地環境保護部門監管的事情。”李高奎表示,他本人長期居住在石家莊,當然也希望城市的“大水缸”不遭到任何污染。
  為了弄清楚這些私人會所、別墅建設過程是否合法,有關部門該如何監管,記者又先後採訪了平山縣崗南水庫綜合執法大隊、住建局、規劃局、國土資源局以及環保局,但最終未能得到明確說法。
  “對於水庫周邊私建的別墅,應以崗南水庫管理局的名義,向法院申請強制拆除。”平山縣崗南水庫綜合執法大隊副隊長杜少波稱。
  平山縣國土局辦公室主任邢勇表示,對於崗南水庫周邊修建的會所和別墅,他們會讓執法大隊進行調查,調查結果將及時反饋給記者。截至記者發稿前,仍未收到平山縣國土局的調查結果。
  在平山縣環保局,一位姓趙的辦公室工作人員在查看了記者的證件後,讓記者聯繫該局環境監察大隊一中隊隊長王軍,卻拒絕提供王軍的電話。記者輾轉獲得王軍電話並與之聯繫後,王軍以“無法核實記者身份”為由拒絕了採訪。(完)
  (2014-07-30 08:45:11)  (原標題:英媒:中國禁止在歷史建築等公共資源中設私人會所)
創作者介紹

專人打掃

ua70uaqcp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