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考務人員認為,利益誘惑高企,違法成本較低,導致高科技舞弊防不勝防。針對高科技舞弊頻發的問題,各地教育考試部門不斷升級舞弊防控體系。然而,技防升級固然重要,監考人員的現場防範也需要強化。在技防手段無法覆蓋所有考場的情況下,現場嚴格監考是防止舞弊的最後一道防線
  一年一度的高考7日來臨,各地防範高考舞弊的工作也在加緊進行。根據各地披露的情況,金屬探測儀、360度視頻監控、無線電監測車、全考場信息屏蔽等高科技防作弊技術紛紛登場,被網民稱為措施“最嚴”。
  但是,歷年來各類高考舞弊事件依然頻發的現實也在提醒人們:舞弊與反舞弊的“貓抓老鼠”游戲仍在持續,如何為900多萬考生創造公平競爭環境,依舊在考驗有關方面的智慧。
  高考舞弊事件頻發生
  高科技作弊漸成主體
  近年來,雖然各地高考舞弊防控體系不斷更新升級,但每年都在發生舞弊事件。細心的讀者肯定會留意到,每年高考結束後,各地都會公佈查處舞弊考生的人數。
  梳理近年來各地查處的高考舞弊案例,幾乎每年都有團夥性的高考舞弊事件發生。
  2009年,吉林省公安機關破獲吉林省史上最大的一起非法生產銷售高考作弊器材案件,收繳各類器材達600餘套。公安部門偵查發現,這個犯罪團夥成員呈“金字塔”結構,分佈國內多個省份。
  2010年,甘肅省靖遠縣破獲一起利用高技術工具作弊案,7名利用電子工具作弊的考生先後被當場發現,同時抓獲4名兜售考試作弊工具的作案人員。
  2012年,湖北省黃岡市公安局查處了蘄春高考舞弊案,警方已在蘄春、武漢兩地抓獲涉案嫌疑人9名,繳獲電腦、無線電信號發射器、接收設備、接收顯示器等大量作案工具。
  2013年,山西省忻州市公安部門在保德縣、岢嵐縣、原平市三地抓獲8名參與高考舞弊的作案人員,查獲一輛作案小轎車和多台作弊器材。
  從近年各地公安、教育部門打擊查處高考舞弊案件來看,高科技舞弊漸成主體,而且團夥作案特征明顯,有的甚至形成招攬客源、購買設備、組織答題、選取傳送點、傳送答案等“一條龍服務”的作弊產業鏈。
  獲利豐厚隱蔽性增強
  高科技舞弊防不勝防
  “不管考場紀律如何嚴明,總有少數考生和家長心存僥幸,伺機作弊。”江西省教育考試院普招處處長沈華錦說,少數考生家長不惜代價、以身試法,讓不法分子有了可乘之機。
  豐厚的回報,讓不法分子鋌而走險。一個“橡皮擦”接收器售價不過數十元,一臺無線電發射器便宜的只需數百元,與向每名考生收取數千元、甚至幾萬元的作弊費用相比,這些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2013年,湖北省荊門市公安局掇刀分局破獲一起由15人組成的專門生產、銷售考試作弊器材的犯罪團夥,其涉案價值千萬餘元。
  高考考場點多面廣,即便是經濟發達的沿海地區,也難以做到無線電監測車覆蓋每一個考場。高科技作弊隱蔽很強,賓館、網吧、汽車、高層建築樓頂等均可作為藏匿點。而且作弊人員還有專人放風盯梢,有的甚至不斷變化作案地點,查處難度非常大。
  為防範高考作弊,各地教育考試部門近年來上馬了許多高科技電子設備。但作弊手段隨著反作弊設備的升級而升級。
  “近年來,無人值守的無線電發射器也開始被作弊團夥運用。”江西省工信委無線電監督檢查處副處長李雲慧說,一些無線電發射器設置在高層建築樓頂,傳輸距離遠、覆蓋範圍廣、測向定位難,不但難以徹底切斷作弊信號,而且由於現場無人看守,作案人員還免除了遭受被處罰的風險。
  一些考務人員認為,利益誘惑高企,違法成本較低,導致高科技舞弊防不勝防。由於我國沒有“考試法”,即便是現場抓獲作弊人員,很多地方的處理結果只能是取消考生的考試資格,而對社會上的涉案人員,有些地方僅是沒收了相關設備就放人。
  多地考場技防升級
  扎實籬笆強化人防
  針對高科技舞弊頻發的問題,各地教育考試部門不斷升級舞弊防控體系,也取得了顯著成效。
  2013年,江西省通過考場監控錄像集中回放審查,確認並處理違紀作弊考生216人。
  同年,吉林省實行“無聲高考”,考生需要經過校門檢查、操場檢查、考場檢查三道“關卡”:在考點大門口驗完身份證件後,通過操場的安全檢查門,最後在考場門口再經歷一遍金屬探測儀的掃描。
  為了給900多萬考生創造公平的競爭環境,今年各地高考防控舞弊的高壓態勢仍將持續。
  據江西省教育考試院介紹,今年江西所有考生都安排在標準化考場考試並全程監控、全省統一考試文具、考生入場前必須接受安檢、對可疑考生進行身份識別。考試結束後,江西省教育考試院將對所有考場的視頻監控錄像進行集中回放審查。
  廣東省教育考試院副院長黃友文說,廣東省在三個方面做好防控,一是使用金屬探測儀,每個考生進考場時都必須進行檢查;二是覆蓋所有考場的遠程電子監控;三是啟動無線電監測車對無線電信號進行監控和監測。另外,廣州市將在三分之一的考點安裝無線防控系統,這個系統可以屏蔽手機、對講機、WIFI等信號。
  “技防升級固然重要,監考人員的現場防範也需要強化。”李雲慧說,科技水平再高,最後都要通過考生在考場內接收,“在技防手段無法覆蓋所有考場的情況下,現場嚴格監考是防止舞弊的最後一道防線”。
  新華社記者 沈洋 鄭天虹
  據新華社北京6月6日電
  (原標題:“最嚴”防控體系能否堵住高考舞弊)
創作者介紹

專人打掃

ua70uaqcp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