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家村村委會門前併排掛著黨支部、村委會、村監委會3塊牌匾。村監委會委員由村民直選產生,並已實現與村委會同期換屆選舉,且與村委會平級。
  陝縣辛店村監委會主任曲建慈,在辦公室內整理第四季度“明白紙”數據。   “明白紙”所公開的內容不僅包括村內黨務、政務、財務收支信息,還公開鄉鎮、縣市各級紀委舉報電話

  12月7日,河南省三門峽市經濟開發區向陽村黨支部書記韓智林向記者展示村財務支出票據。按規定,村裡大小開支必須經村監委會審核、蓋章、簽字後才能報賬
  河南三門峽推行農村“第三委”獲中紀委肯定  基層幹部違法違紀少七成 民政部近期調研擬加快推廣
  12月7日傍晚,河南省三門峽市陝縣辛店村村監委會主任曲建慈,在辦公室內整理第四季度“明白紙”數據。村裡新到賬的5000元獎金將通過這張紙告知全村父老。
  我國廣大農村,人們普遍熟悉的農村基層黨政機構是村黨支部和村委會,被稱為“村兩委”。但在河南省三門峽市,44萬農戶所熟知的還有一個“第三委”——村務監督委員會(以下簡稱村監委會)。
  村監委會委員由村民直選產生,並已實現與村委會同期換屆選舉,且與村委會平級。
  根據三門峽市規定,村監委會對村組事務有參與權、建議權、表決權、審核權等多項權力。特別是在村務活動中,監委會有權列席兩委會議,有權對不符合規定的村委會決定提出廢止建議,交村民代表大會表決。
  此外,村監委會還有權對三分之一以上村民代表認為不合格的村幹部提出罷免建議,並召集村民代表大會進行表決。
  《法制晚報》記者採訪時瞭解到,三門峽市對農村“第三委”的探索,還曾獲得中央紀委肯定,由該市製作報送的反映三門峽農村地區村監委會建設發展的電視宣教片,被中央紀委主辦的《黨風廉政建設》遠程教育欄目選中並播出。
  2013年年底,民政部相關部門開展調研,以求進一步加快村務監督委員會建設。
  一份“明白紙”忙壞村監委會主任
  從2013年4月起,河南省三門峽市紀委在全市推行“村務公開明白紙”發放工作。
  和中國廣大農村普遍使用黑板報進行村務公開的方式不同,三門峽市的這份“明白紙”,按季度製作,不僅要公開村內黨務、政務,還要更全面地公開最受村民關註的財務收支信息:且必須按期發放到全市44萬農戶手中。
  由於“明白紙”要在每個季度後一個月的15日之前發放,雖然目前還只是12月中旬,但三門峽各村都已經開始為第四季度“明白紙”的製作進行準備了。
  2013年12月7日傍晚,河南省三門峽市陝縣辛店村村務監督委員會(以下簡稱村監委會)辦公室內,村監委會主任曲建慈正在為一項村民從上季度“明白紙”上翻出的“舊賬”忙碌著。
  原來,今年8月底,辛店村被評為全省示範基層黨校並獲獎勵5000元。“明白紙”上曾記錄下這筆獎金,可在財務收支公開欄上卻沒有見到這筆錢。
  細心的村民趙守康發現了這一問題,向村監委會主任曲建慈進行反映。
  此後曲建慈多次向上級部門詢問這筆錢何時能發,直到今年11月獎金才到賬。
  “我得把這個情況寫下來,現在已經開始準備第四季度的‘明白紙’了,得把這個內容寫上去,讓大家都知道,這5000塊錢到賬了。”曲建慈說。
  曲建慈之所以在周末還在為“明白紙”忙碌,就是因為其村監委會主任的身份。根據三門峽市紀委規定,村委會根據本村情況提出“明白紙”公開的具體內容後,必須要經村監委會審查補充和完善,然後才能上報到鄉鎮紀委審核、發放。
  監督存“缺陷”催生村裡“第三委”
  記者也註意到,雖然在三門峽多地農村發放的“明白紙”格式略有不同,但大多都有“村三委”人員的分工及聯繫方式。
  而在我國廣大農村,人們普遍熟悉的農村基層黨政機構是村黨支部和村委會,被稱為“村兩委”。
  這個“第三委”,正是曲建慈任職的村監委會。而作為村級民主監督機構,在三門峽市,村監委會被村民們俗稱為“村紀委”,其已被認為是當地農村的“第三套班子”。
  記者瞭解到,河南是最早推廣村監委會這一農村基層民主監督機制的幾個省份之一,這源於三門峽市澠池縣的成功試點。
  三門峽市紀委農村黨風室主任李曉義接受《法制晚報》記者採訪時介紹,之所以選擇在澠池縣進行試點成立村監委會,和當時農村經濟發展迅速、個別農村少數黨員幹部不廉行為時有發生有關。
  實際上,在這之前,當地農村也有監督機制。在試點村監委會之前,當地農村已設有村務公開監督小組、民主理財小組和村紀檢小組,但由於三個小組職能交叉,人員分散,監督的制度化、規範化水平不高。
  “當時村裡監督組織成員大多數沒有穩定的經濟待遇,基本上屬於盡義務性質,因此也無法保證監督的經常性和持久性,更不可能把監督滲透到幹部權力日常行使的過程中。”李曉義主任向法晚記者介紹,由於監督體制和機制上的這些缺陷,使監督質量受到嚴重影響,為瞭解決這一難題,三門峽市紀委最終決定在澠池縣開展村監委會的試點工作。
  試點村監委會委員不搞“任命制”
  2005年4月,澠池縣開始在當時的西陽鄉(現已與另一鄉合併為仰韶鎮)等4個鄉率先試點成立村務監督委員會。
  其中,現澠池縣仰韶鎮賀滹沱村就是最早試點村監委會的村子之一。
  如今已經63歲的賀滹沱村村民賀建民,是當年第一屆村監委會委員,且已連續3屆當選該村監委會成員。
  據賀建民介紹,2005年4月,該村召開村民代表會議,選舉第一屆村監委會成員,需要選出村監委會主任以及兩名委員共計3名成員。
  “當時全村總共有30名村民代表,全都來了,因為沒有候選人,大家就選自己認為適合擔任村監委會成員的人。”賀建民回憶,當時大家的投票集中在包括他在內的3人身上,而且都過了半數,最終這3人成為第一屆村監委會委員,而他本人因票數第二成為那一屆村監委會委員。
  賀建民介紹,當時規定,那一屆村監委會成員既不能是村兩委成員,也不能是其直系親屬。根據規定,村監委會在村黨支部領導下開展工作。
  澠池縣紀委農村黨風室主任王貴濤介紹,這種產生方法,改變了過去村務監督人員由“村兩委”任命的狀況,實現了人與事的相對獨立,這絕對是農村基層民主監督機制上的一大創新。
  與村委會同期換屆掌財務審核權
  賀建民告訴記者,當年第一屆村監委會成立後,被賦予了在他看來很高的監督權,其中最核心的,就是對村裡財務的審核把關。
  賀建民介紹,當時村裡的財務開支,必須經由村監委會審核。“那時候我們村已經有涉及徵地補償的事情,村裡資金流動非常大,我們有時候審核的資金超過幾十萬是經常的事兒。”
  記者瞭解到,在當時的4個鄉試點取得成效後,村監委會監督機制很快就在澠池全縣所有鄉鎮推開。
  而在試點成功的基礎上,2006年9月,三門峽市市委、市政府出台了《關於推行農村基層民主監督體制改革的意見》,在全市啟動農村基層民主監督體制改革工作。
  至2006年年底,三門峽全市各村普遍選舉成立了村監委會。
  隨後的2008年9月則顯得更為關鍵,在這一年該市的第六屆村委會換屆選舉中,三門峽市確定把村監委會換屆選舉與村委會換屆選舉一併安排部署、一併組織推進,在全市實現村監委會與村委會平級、同期換屆選舉。
  這一年,有4000多人通過選舉進入全市各村監委會,其中,就包括澠池縣賀滹沱村第一屆村監委會委員賀建民。由於票數最多且過半數,賀建民當選為該村第二屆村監委會主任。而這一屆村監委會,被賦予了更明確的職權。
  賀建民介紹,2008年選舉時,他們村監委會成員的產生辦法和第一屆一樣。由於第一屆村監委會主任的兒子王延峰在同年進行的該村村委會換屆選舉中當選為村委會副主任,其父直接在村監委會選舉中棄權。
  根據三門峽市規定,村監委會被明確是在村黨支部的領導下開展村務監督工作。其監督的重點主要包括:所在村黨的路線、方針、政策貫徹執行情況,村級財務管理和村務公開情況以及重大事項、重要決策、大額度資金使用、公益事業項目建設和集體土地、荒山、灘塗承發包情況等。
  效果明顯基層幹部違法違紀少七成
  記者從澠池縣紀委瞭解到,通過實踐,近些年村監委會的工作中也存在一些問題。比如一些村監委會存在工作隨意性強、監督無處下手、作用發揮不好、檔案資料不健全等現象。
  為了從根本上解決這些問題,最早試點村監委會監督機制的澠池縣今年又推出了新的舉措。
  澠池縣紀委農村黨風室今年統一編製了村務監督委員會工作台賬,印發至全縣236個行政村,每村一份。台賬涵蓋民主決策、民主管理、民主監督、民主評議等村級重大事項的全過程。
  在三門峽多位縣、市紀委有關處室負責人看來,探索並完善村監委會監督模式,可謂效果明顯。
  澠池縣紀委提供給法晚記者的數據顯示,2010年以來,該縣村監委會審核農村資金高達3.6億元,拒付不規範資金84.8萬元,拒付不規範票據22800餘張,對820餘項村務重大事項進行監督,化解群眾矛盾糾紛6400餘起,涉農信訪案件逐年下降。
  三門峽市紀委提供的數據則顯示,2013年以來,三門峽全市各行政村監委會共審核糾正不規範票據4.5萬餘張,拒付不合理開支260餘萬元,農村基層黨員幹部違紀違法案件同比減少70%以上。
  村監委會人選 可由村民聯名舉薦
  從2010年起,在三門峽市探索成功的基礎上,河南在全省開始推行村監委制度。
  三門峽市委常委、紀委書記吳雲在2010年時任河南省紀委農村黨風室主任。在擔任這一職務期間,他曾對村監委委員選舉資格公開表示,河南省有關文件規定,村監委委員候選人應當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規定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堅持原則,公道正派,群眾信任,熟悉村情,熱心公眾事業。委員候選人由村民代表大會或村黨組織提名,也可由村民自薦或聯名推薦。
  此外,和此前三門峽出台的文件類似,河南省出台的文件同樣明確了村務監督委員會與村民委員會同期同屆,並與村“兩委”幹部一起接受村民大會或村民代表大會的民主評議。換一句話說,當村委會主任三年任期屆滿,同級村監委會也一同換屆。
  2011年,賀滹沱村迎來了新一屆村監委會的換屆選舉。根據上述辦法,該村當年召開的黨員會議上,推出了包括賀向輝在內的兩名主任候選人,最終經由鄉鎮黨委等部門研究決定,擬將賀向輝作為主任候選人。
  在隨後的村民代表會議上,賀向輝票數獲得通過,正式成為當年的村監委會主任候選人。
  隨後,該村舉行近700人的村民大會,選舉村監委會主任及委員。
  賀向輝回憶,當時第一輪投票過後,他得票最多,也有村民選了另外一個人,但兩人的得票數均未過半。在第二輪村民投票選舉中,依據得票最高者勝選的規則,賀向輝最終勝出。
  在這一屆村監委會選舉中,已經連續兩屆擔任村監委會委員的賀建民在第一輪選舉時就成功當選這一屆村監委會委員。
  履職相對獨立有權建議罷免村幹部
  在對村子重大事項特別是財務進行審核時,村監委會實行集體審核機制。雖然身為村監委會主任,但賀向輝在審核村裡財務時只有簽字權,卻無蓋章權。
  原來,該村監委會的印章,被安排由身為委員的賀建民保管。在對村裡財務進行審核時,要村監委會成員集體審核通過才能簽字蓋章,這樣就避免了主任一人說了算,防止出現“人情章”的情況。
  賀向輝回憶,給他印象最深的一次監督工作,是在今年春節時。
  為了豐富村民的文化生活,該村每年都會請戲班在春節期間到村裡搭台唱戲。今年春節時,有戲班找到村委會主任,希望能夠攬下到村裡演出的“生意”。“當時村委會主任可能也沒多想,就口頭答應了。”賀向輝回憶,春節期間,這個戲班果然來到村裡,但在演出前被賀向輝所在的村監委會攔下了。
  賀向輝告訴記者,當時他問了戲班,一場戲要數千元錢,這是村裡負擔不了的。“我們直接就去找了村主任,主任也承認,當時是口頭答應,沒想到對方會‘獅子大開口’。”賀向輝告訴記者,他當時直接和戲班交涉,要麼走人,要麼按照村裡原來的花費標準演出,對方同意“降價”,賀向輝所在的村監委會才最終審核通過。
  “雖然這是件小事,但足以說明我們對村裡財務開支的監督,是相對獨立的。”賀向輝說。
  實際上,在三門峽市,村監委會不是只有村財務審核權,記者從三門峽市紀委獲悉,為確保村監委會能夠代表群眾履行監督職責,三門峽市明確規定村監委會對村組事務有參與權、建議權、表決權、審核權等權力。
  特別是在村務活動中,村監委會有權列席兩委會議;有權對不符合規定的村委決定提出廢止建議,對基層幹部不廉、不公、不民主甚至違法違紀的行為提處理建議,交村民代表大會表決。
  此外,村監委會還有權對三分之一以上村民代表認為不合格的村幹部提出罷免建議,並召集村民代表大會進行表決,有權對不合理開支提出意見建議並督促糾正。
  村監委會模式曾獲中紀委肯定
  實際上,村監委會監督機制,最早是在2004年浙江武義一個農村出現,2005年,河南等少數省份的部分地方開始根據自身情況對這一機制進行探索創新。
  三門峽市的這一探索,也獲得了河南省、中央部委的高度肯定。
  早在2008年4月,民政部基層政權和社區建設司有關負責人就曾到三門峽調研,並給予了高度評價。
  2010年12月,由該市製作報送的反映三門峽農村地區村監委會建設發展的電視宣教片被中央紀委有關部門選中,在中央紀委電教中心遠程教育欄目《黨風廉政》中播出,供紀檢系統學習參考。
  據瞭解,這部宣教片名為《民主監督遍崤函》,由三門峽市紀委牽頭製作完成,上報給河南省紀委電教中心後,被河南省紀委選中報送中央紀委電教中心,最終被中央紀委有關部門選中,在遠程教育欄目中播出。河南省紀委主要領導還曾作出批示,要求省內各級紀委宣教室組織收看學習。
  在河南等省份推廣取得成功的基礎上,村監委會模式也被官方開始在全國推進。
  2010年10月28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第17次會議表決通過修改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首次提出村應當建立村務監督委員會或者其他形式的監督機構,負責村民民主理財,監督村務公開等制度的落實。
  12部委發文 推進村務監督機制
  2012年11月5日,民政部官方網站發佈由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民政部等12部委聯合印發的《關於進一步加強村級民主監督工作的意見》。該意見指出,要加快建立村務監督委員會,並提出,村應當建立村務監督委員會或者其他形式的村務監督機構,負責村民民主理財,監督村務公開等制度的落實。
  這份意見還提出,村務監督機構成員應奉公守法、品行良好、公道正派,具有較高的群眾威望。年滿十八周歲的村民具有被推選為村務監督機構成員的資格。鼓勵群團組織負責人、村民小組長和村民代表,通過民主推選兼任村務監督機構成員。村民委員會成員及其近親屬、村會計(村報賬員)、村文書不得擔任村務監督機構成員。
  這份意見還強調,到2020年,實現村級民主監督制度完善、監督形式豐富、民主評議有效、經濟責任審計規範的目標,切實保障農民群眾的知情權、參與權、表達權和監督權。
  實際上,近3年來,我國不少省份已開始推進村監委會監督機制建設。據記者瞭解,指導各地加快建立健全村務監督委員會等形式的村務監督機構,在今年年初已被寫入全國村務公開協調小組2013年工作要點。
  就在2013年年底,為落實國務院領導同志批示精神,民政部基層政權和社區建設司有關負責人還帶隊赴地方專門對村務監督委員會建設工作進行調研,以求進一步加快村務監督委員會建設,從而促進城鄉基層民主建設工作取得更多實效。
  專家觀點應確保村監委會“獨立性”
  對於目前我國農村基層民主建設過程中加快推進村務監督機構建設的問題,國家行政學院科研部副主任、該院研究員馬寶成教授接受《法制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村務監督委員會的出現,是農村基層民主建設發展的必然結果。
  馬寶成教授表示,從過去30多年農村基層民主建設看,我們做得更多的,是在選舉這一塊。但民主選舉不是民主的全部,選舉僅僅是民主的必要前提,監督才是民主的要義所在,發展基層民主必須推進民主監督。
  中央社會主義學院政治學與公共管理教研室主任王占陽教授也認為,若村民選舉游離於權力監督之外,很容易成為滋生腐敗的制度循環。因此,加強村民自治建設,需要通過嚴格的制度設計來限制村委領導的權力。
  王占陽教授表示,在西方一些國家,權力制衡一般是通過議會制來實現。在中國,就農村基層民主建設本身而言,應根據中國自身國情出發來探索適合中國的道路,其中村務監督委員會制度就是一項意義重大的探索。
  如何更好發揮村監委會的作用,馬寶成說,應切實保證村務監督委員會的獨立性,村務監督委員會成員應該是由村民大會選舉產生,此外,必須抓住村務公開這個重點,無真正的公開則無真正的監督。“第三就是必須要堅持不兼任‘兩委會’成員原則,因為‘異體監督’更為有效。”馬寶成表示。
  統籌執行:朱順忠文並攝/深度記者王南發自河南三門峽
創作者介紹

專人打掃

ua70uaqcp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